首页  »  学生校园  »  陈小姐的初夜
陈小姐的初夜

最近由于系上有较多公务要忙,于是就请了一位工读生,她叫做陈嬿妃,二十岁左右,还在大学里唸书,长的不错,身材也不错。她主要是负责办理系上图书馆方面的事务。

有一天九点半,大部份系上的人都走了,陈小姐由于最近在整理系上的图书资料要将其输入电脑,所以这天留到满晚才准备要走。

就在陈小姐收拾好东西要走时,突然听到电梯门打开的声音。

“这时候还有谁会还留在系馆呢?”陈小姐觉得很奇怪。

这时图书馆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

“噢!陈主任,你还没走啊。”陈小姐娇声的问道。

这位陈主任名叫陈闻钟,最近才刚升为系主任。

“嗯,最近忙着写一些计划的申请书!我要用一下影印机。”陈主任走向影印机,开始操作机器。

陈小姐提起皮包,对主任说道:“主任!我现在要回去了,麻烦你要走时帮我锁一下门。”

“请等一下,陈小姐,这机器好像坏了!”

“我看一下,嗯……好像是卡纸了……”

就在陈小姐蹲下去检查机器时,陈主任由上往下看到陈小姐的衬衫缝里硕大的乳房,并且随着修理机器的动作在左右晃动着。主任不禁看呆了,喉咙不自觉的发出咕噜声,感觉他下体开始起了变化。

陈小姐在修理机器时,突然瞥见身旁主任的裤档开始澎起,粉脸煞红,她也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只想赶快修好机器避开这种尴尬的场面。

“主任,好了!我要走了。”陈小姐急急忙忙的就要走出图书室。

陈主任看到连忙走过去,一手抱着她的细腰。一股刚阳的男性体温,传到陈小姐的身上,使得她全身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起来,她虽然也曾暗地里喜欢陈主任,可是主任已经是有妇之夫了,她连忙说道:“主任,求求你放手!”

但是主任非但不放手,反而将搂着腰的手掌按着她的一边乳房上轻轻揉捏起来。

陈小姐感觉主任的手在乳房上揉搓,真是又羞怯又舒服。她直到现在还是处女,平常最多也只是用自慰来解决,现在被主任这样挑逗,小穴里面就像是万蚁钻动,阴户也开始潮湿了起来。

主任看她这副娇羞的模样,心想她一定尚还未尝人事,心中爱极了,手掌也就揉捏得更有劲。

“你没有行过房事吧,想不想呢?”

陈小姐羞得低下粉颈,连连点了几下,但想了想,又连连摇头。

“那你忍受不住时,是不是用自已的手来解决呢?”

陈小姐的粉脸更是红过了耳根地点点头。

“那多难受哇!陈小姐我好喜欢你,让我来替你解决好吗?”

陈小姐娇羞的说不下去了。

主任抬起她的粉脸,吻着她的红唇,陈小姐被吻得粉脸胀红,双眼现出既惊惶又饥渴的神采,小穴里流出一阵淫水,连三角裤都湿了。

主任一看她那含羞带怯的模样,知道她已经大动春情,急需男性的爱抚,于是伸出手去拍拍她的屁股,那种富有弹性而且有柔软感的触觉,使得主任心里产生震撼。他本来想把手缩回来,但低头看看陈小姐,她却咬著樱唇,娇羞的缩著头,并没有表示厌恶或闪避,于是主任便开始用手轻轻地抚模起来。

陈小姐感到主任那温暖手抚摸在自已的臀部上有一种舒适感,所以她并不闪避,装着没事一样,让主任尽情去摸。但是主任越摸越用力,不但抚摸,更揉捏著的屁股肉,更试探地向下滑落,移到她屁股沟的中间,用手指在那里轻轻的抚摸。

“嗯……嗯……”

主任受到鼓励,索性撩起她的裙摆,把手按在她的粉腿上轻轻地抚摸起来。

陈小姐为了少女的矜持,不得不移开他的手,说:“不要啦,主任!好难为情!”

“陈小姐,不要紧嘛!给我摸一摸,怕什么呢?”

主任一把抱起她的娇躯,放在影印机上,搂着她猛吻,一手伸入裙内挑开三角裤,摸到长长的阴毛,手指正好部到桃源洞口,已经有点湿濡濡的了。

陈小姐从来没有被男人的手摸过自已的阴户,芳心是又喜又怕,连忙将双腿一夹,不让主任有下一部的行动。

“不要啦!啊……啊……请你放手……噢……我还是处女啦……我怕……不要啦……”

“嘻嘻……你夹着我的手叫我怎么放手呢……”

陈小姐本来想挣开主任的手指,但从他手掌压在阴户上所传出的男性热力,已经使她全身酥麻,浑身无力推拒了!

“啊……请你住手……好痒……求求你……我受不了了……”

陈小姐在洗澡时也摸揉过自己的阴核,她已有经验,手指一部到它,就全身麻酸痒,今夜被男性的手指揉捏得更是酸麻,酸痒难当,其味各异。

主任的手指并没有停下来,继续的轻轻地揉挖着她的桃源春洞,湿濡濡、滑腻腻、揉着、挖著……

突然,陈小姐全身猛然一阵颤抖,叫道:“哎唷……什么东西流出来了……哇……难受死了……”

主任笑道:“那是你流出来的淫水,知道吗?”主任说著,手指又往阴户里再深入一些……

“哎呀!好痛……不要再进去了,好痛……求求你,好不好,不要啦!把手拿出来……”

陈小姐这时是真的感到疼痛,主任乘她正感疼痛而不备时,快速地将她的迷你三角裤给拉了下来。在她的小穴旁长满了柔软细长的阴毛,主任再把她的臀部往上抬,将她的三角裤完全脱去,脱光她全身衣物,自己也脱得清洁溜溜。

主任将陈小姐的双腿拉到影印机旁分开,自己则蹲在她双腿中间,先观看她的阴户一阵子。

她的阴户高凸起,长满了一片泛出光泽,柔软细长的阴毛,细长的阴沟,粉红色的大阴唇正紧紧的闭合著,主任用手拨开粉色的大阴唇,一粒像红豆般大的阴核,凸起在阴沟上面,微开的小洞旁有两片呈鲜红色的小阴唇,紧紧的贴在大阴唇上,鲜红色的阴壁肉正闪闪发出淫水的光芒。

“好漂亮的小穴……大美了……”

“不要这样看嘛……好丢脸噢……”

陈小姐的粉脸满含春意,鲜红的小嘴微微上翘,挺直的粉鼻吐气如兰,一双硕大梨型尖挺的乳房,粉红色似莲子般大小的奶头,高翘挺立在一圈艳红色的乳晕上面,配上她雪白细嫩的皮肤,白的雪白、红的艳红、黑的乌黑,三色相映,真是光艳耀眼、美不胜收,迷煞人矣。

这副场景看得主任是欲火亢奋,立即伏下身来吸吮她的奶头、舐着她的乳晕及乳房,舔得陈小姐全身感到一阵酥麻,不觉地呻吟了起来:

“啊……啊……主任……”

主任站起身来对陈小姐说道:“你看一下我的大鸡巴!”

陈小姐正闭问享受着被主任摸揉舐吮的快感,闻言张开眼睛一看,立刻大吃一惊!害羞的说著:“啊!怎么那么大,又这么的长!”

“不要了!我怕……”她说著,便用手掩着她的小穴口。

“来嘛!难道你那个小洞不痒吗?”

“是很痒,可是……我……”

“别可是了,只有我这家伙才可以止你的痒。”主任口里回答她的话,手又在揉捏她的阴核,嘴也不停地吸吮她的鲜红乳头。

陈小姐被主任搞得全身酸痒,不停地颤抖。

“让我来替你止痒吧!”

“不要啦!主任!”但是主任不管陈小姐的感受强制地将她双腿拨开,那个桃源仙洞已经张开一个小口,红红的小阴唇及阴壁嫩肉,好美、好撩人……

主任手握著大阳具,用龟头在阴户口轻轻磨擦数下让龟头沾满淫水行事时会比较润滑些。

主任慢慢挺动屁股向里挺进,由于龟头有淫水的润滑,“扑吃”一声,整个大龟头已经进去了。

“哎唷!不要……好痛噢……不要了……快拔出来……”陈小姐痛得头冒冷汗,急忙用手去档阴户,不让他那条大肉棒再里插。

但真巧她的手却碰到主任的大阳具,连忙将手缩回,她真是既羞又怕,不知如何是好。

“啊!好烫呀!那么粗、又那么长,吓死人了……”

主任拿起陈小姐的手握著大肉捧,先在桃源春洞口先磨一磨,再对正,好让他插进去。

“主任,你好坏唷,尽教人家这些羞人的事。”

主任挺起屁股,龟头再次插入阴户里面去,他开始轻轻的旋磨著,然后再稍稍用力往里一挺,大鸡巴进了二寸多。

“哎呀!不要了……好痛……不要了啦……乱……”

主任看她粉脸痛得煞白,全身颤抖,心里实在不忍,于是停止攻击,用手轻抚着她的乳房,揉捏着她的乳头。

“再忍耐一下,以后你就会苦尽甘来,欢乐无穷了!”

“乱……你的这么粗大,塞得我又胀又痛,难受死了,以后我才不敢要呢,没想到性爱是这样痛苦的!”

“处女开苞都是会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后再玩会更痛的,忍耐一下吧!”

这时主任已感到龟头顶到一物,他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处女膜吧。他也不管陈小姐受得了受不了,猛然地一挺屁股,粗长的大鸡巴,“吱”的一声,齐根的进入到她紧小的小穴里。

陈小姐惨叫一声:“哎唷!痛死我了!”

主任轻插慢抽,只见陈小姐痛得大呼小叫,香汗淋漓。

“轻一点!我好痛……不要……我受不了啦……主任……的屌啊……”

主任心里真是高兴极了,处女开苞的滋味真棒,小洞紧紧地包住自己的大鸡巴,好舒服!好爽!

“还痛吗?”主任问道。

“现在好一点了……”

主任一边用力的抽插,一边就近欣赏陈小姐粉脸上的表情,压着她雪白粉嫩的胴体,双手玩弄她鲜红的奶头,陈小姐在一阵抽搐颤抖下,花心里流出一股浪水来了。

“啊……噢……主任……”

主任被陈小姐的热液射得龟头一阵畅无比,再看她骚媚的表情,便不再怜香惜玉了,他挺起屁股猛抽猛插,大龟头猛搞花心,陈小姐被搞得如欲仙死,浑身乱扭、眸射春光。

“啊……主任……嗯……噢……”

主任听了血震奋涨,欲焰更炽,急忙双手抬高她双腿,向她胸前反压下去,使她整个花洞更形高挺突出,影印机随着两人激烈的动作剧烈的晃动着。

“啊……我要死了……噢……我不行了……”陈小姐已经被主任弄得魂魄飞散,欲仙欲死,语不成声了。

主任在陈小姐第四次丢精的两三秒钟后,也将那滚烫的浓精射进她的子宫深处,射得陈小姐一抖一抖的,两人开始软化在这激情的高潮中,也陶醉在那高潮的余韵中,两件相互结合的性器,尚在轻微的吸啜著,还不舍得分开来。===================================决战国文老师

A系系馆的早晨,原本是个不太会有人出现的地方,然而今天却有点不同,这天早晨六点彬彬就跃起来了,因为今天是他第一次和交往多年的笔友卉珊见面的日子,虽然约定日期是今天,但是彬彬前一天就到了。

卉珊是他大学时的笔友,虽然她不曾见面,但彬彬每次看到她的信时都在幻想着她的模样,然而、就是今天,他们真的就要见面了。

彬彬也是A系的毕业生,一年前,他考上了T大A所才离开这里的。这里的一切仍旧是如此的熟悉、几个同学还在这里继续念研究所。昨天彬彬就是在同学银君的研究室里睡的,一半是因为研究室的椅子不好睡、一半是因为实在是太兴奋了,天色才微亮彬彬就醒了,看看手表,才刚六点,银君约好了八点要来接他的。

“再睡吧!”彬彬想,但忽然听到肚子咕的叫了一声。

“好吧,先去吃个早餐好了。”彬彬自言自语的说。

彬彬伸了个懒腰,推开门,先去上个厕所,每次握著那话儿,彬彬总是在心中暗自得意,虽然从来没真的用它和女人搞过,彬彬却充满了自信,说不定这次和卉珊见面就能一偿宿愿。

走到电梯前,电梯居然还锁著,彬彬不禁在心里骂了一句“该死”,这一直都是他的口头禅。算了,走楼梯吧。

今天才发现原来七楼也那么高,偌大的系馆空空荡荡的建筑里,居然只有自己的脚步声,隐约传来窗外的鸟叫声。

“哎…好冷清!”彬彬心想。

‘喔…’什么声音,难道是听错。

‘啊…啊…’不、绝对没有听错,这里是三楼,除了系办公室以外,就是电脑教室和图书馆了,现在应该是没人的,彬彬伸手推推三楼的安全门,怎么…居然没锁,于是他悄悄的走了进去‘啊…’又是一声,仔细一听,原来是从图书馆那里传来的,靠近一看,他不禁被眼前的景像吓到了。

那位才刚进来系上的陈小姐竟然全身赤裸著躺在桌子上,一个赤条条的中年男子正将头埋在她的双腿之间。

“啊…竟然是主任…”仔细一看,更是惊讶,他心里暗叫了一声…

这时主任正将陈小姐的双腿拉到桌边分开,伸出舌头先舔了一下她那粒跳动的大阴核,顿时使得陈小姐全身抖了好几下。

主任的舌头先在她那桃源春洞旁绕了一圈,再伸入阴道里面猛舔一番,不时还吸吮著那粒阴核,并用舌头进进出出地胡搅一阵。

“啊…啊…主任别再舔了…我快受不了了…噢…”

陈小姐浑身一阵颤抖,被主任舔吮得酥麻酸痒至极,一股热乎乎的淫液,流满了主任摔,主任立刻将其吞咽了下去。

陈小姐不停地叫着,一双手也不停的玩弄主任的大肉棒,用手指去磨着她的龟头的马眼及颈沟。

主任觉得陈小姐的手好会摸弄,比起自己用手拨弄要强上数倍,从龟头上传来一阵阵的酥麻快感使得他的阳具愈显得巨大。于是他站起身来,把陈小姐的双腿分开抬高,放在自己的双肩上,使她那粉红色的桃源春洞上面布满淫淮液,他好像饿了很久没有饭吃似地,口中流着馋馋欲滴的口水。

“不要了…求求你…快点把你的大肉棒插进来吧…”陈小姐哀求着。

主任手握著大肉棒,对准了她的阴户,屁股一用力“滋”的一声就插入了三寸多深。

“哎唷!好痛!”

“哼!都搞过那么多次了,怎么还会痛?”主任怀疑地说道。

于是主任也不管她的叫痛,紧跟又是用力一挺,七寸多长的大肉棒,尽根到底,龟头直顶到子宫口。

陈小姐被他猛地一下捣到底,痛得又是尖叫一声。

“啊…啊啊…不要…真的痛啊…”陈小姐痛苦的叫道。

主任心软了,于是开始轻抽慢抽,不敢太用力,但他不停地抽插著,渐渐地也就使得陈小姐开始舒服的直叫:“噢…啊…”

在主任的不断的抽插下,陈小姐开始扭腰摆臀地挺起阴户来迎接,就这样缠绵了十多分钟,陈小姐的淫水不停地流,一滴滴地流到地板上。

“啊…我不行了…我要泄了…”陈小姐叫着,将爱液射了出去。在狂泄了之后,她感到腰力不够,于是用双手抓住桌缘,想要起身。

“我快不行了,求求你放开我…”

主任于是放下她的双腿,但当她翻过来要起身时,主任一看到她那雪白肥大的粉臀高高地翘起来,又忍不住的握著自己的大鸡巴,猛然地插进那一张一合的洞口,这一下插得是又深又狠,陈小姐被插的“唉唷、哎唷”地呻吟著…

这时门外的彬彬看到这一场活春宫,他裤管中的大鸡巴不禁也硬了起来,橕在小小的裤子中实在难受,于是他便将它从裤子中掏了出来,握在手中玩弄著,伴随着门内主任的抽插频率而上下套弄著。

门里“噗吃、噗吃”的抽插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快,陈小姐被主任抽插著已无法控制自己,臀部猛然地一阵上挺,花心紧紧地咬住大龟头,一股滚热的浓液直冲而出,烫得主任猛地一阵颤抖,阳具也猛挺,抖了几下,龟头一痒,腰背一挺,一股股浓浓的精液,力射入陈小姐的花心。

陈小姐抱紧主任,阴户上挺,承受了他所喷射出来的精液以及所给予她的快感。

门外的彬彬看到了这里,不断套弄的双手动作也开始加快,终于在一阵抖动下,蛰伏已久的阳精开始狂射而出,像狂风般地落在窗上。

“谁!是谁在偷看。”

落雨声惊动了门内的主任。彬彬还来不及穿好裤子,就急急忙忙的拉着裤带冲下楼梯,深怕被主任发现!

※※※※※

国文老师王素珍虽然已经快四十岁了,但从外表看来却仍像二十来岁,现在仍是单身。

单身的原因不是由于她长得不够好看,相反的在学生私下的谈论中她甚至比校内公认的校花还要漂亮,身材也是数一数二的。

她之所以单身主要是过于内向,甚至心里所喜欢的男孩子邀约也不敢答应,就这样一年拖过一年,以致于一直都没有结婚。这天由于早上第一节有A系学生的课,她七点半就到A系的系馆了,似乎早了些,于是就想到三楼的休息室去看看报纸,在要走到二楼的楼梯时,突然有一个人从楼梯上匆忙的冲了下来,她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撞倒在地上了。

“哎唷!好痛!”

王老师叫道彬彬直到跌到地上才发现他所撞倒的竟然是曾经在大一教过他国文的王老师。他一直都满欣赏老师的,那段期间他在打抢时都是以王老师作为所幻想的对象,甚至有好几次她在台上讲课时,他在底下偷偷地玩弄着他那巨大的阳具,有一次还差点被旁边来旁听的外系女生看到,然而这种怕被发现的心情却更增添他打抢时的快感……想着想着,他下体不禁又热了起来。

国文老师挣扎的从地上爬起,却发现她碰到一根异物,热热黏黏的,定睛一看。竟然是男人的阳具,又粗又长,又硬又翘,真像条大号香蕉一样。

她正想大声尖叫时,却发现嘴巴被人用手乱住,只能发出“乱……乱……”的声音。

“别叫!”

彬彬在她耳边低声的说道他深怕主任会马上追了上来,于是捂著国文老师的嘴,拉着她走到二楼的一般教室中,将门拴上。国文老师这时候才看清楚这人的脸,原来是她曾经教过的学生,连忙问道:“你做什么,为什么裤子……”

彬彬不等她问完,就用唇封住了她的嘴,因为主任这时候正在二楼探头查看着。

“乱……乱……”

国文老师挣扎着,用手槌打着彬彬的胸部,然而却一点用也没有,彬彬的唇仍紧紧地贴着她的嘴入她的嘴里。老师扭摆着扭著腰,想要逃脱彬彬的强吻。

然而这却更激起了彬彬的性欲,他的手开始自由活动,慢慢地享受,慢慢地拉开老师的上衣,将手伸了进去,手指开始在那硕大、滑软的乳房上轻轻地移动着。

国文老师从来没有被男生这样吻过、摸过,刚开始她极力地反抗著,但渐渐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逐渐地从体内燃起。

彬彬乘老师的态度软化时,强行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地剥下。

很快地,国文老师就完全地裸露在彬彬面前。

彬彬张大了两眼看得发呆,心里想着:“哇!真想不到老师都已经是快四十的女人了,身材还是那么的“棒”美艳绝伦的粉脸,白里透红,微翘的红唇似樱桃,肌肤洁白细嫩赛霜雪,乳房肥大豊满好似高峰,乳头紫红硕大有如葡萄,乌黑阴毛好比丛林,臀大肉厚像似大鼓。

老师身上散发出的一阵体香,使彬彬看得神魂颠倒,欲火如焚,再也无法忍受,于是双手抱起老师的娇躯,放在桌上,如饿虎扑羊似的压了上去,狂猛地亲吻着她全身的每一寸肌肤。

老师被吻得全身痒酥酥的,双手情不自禁地抓着彬彬,娇喘的说:“不要这样……啊……不要……”

“老师!你的胴体好美啊!尤其是这两粒大奶头,我想要把它吃下去!”

于是彬彬含着老师的一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咬的,一边则用手揉捏著另一粒奶头。

老师整个人被他揉吮得快要疯狂了,她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过,只好全身摊在彬彬身上任他玩弄。

彬彬揉吻吸吮过老师的双乳一阵后后,把她的双腿拉到床边分开,蹲下来仔细地观赏老师的小穴,只见两片肥厚紫红的大阴唇上面生满寸余长的阴毛,用手指拨开两片大阴唇一看,粉红的阴核一张一合的在蠕动,淫水潺潺地流了出来,温温地闪著晶莹的光彩,美艳极了。

于是彬彬伏在老师的双腿中间,含住她那粒似花生一般的阴蒂,用双唇去挤压、吸吮,再用舌头舔,用牙齿轻咬地逗弄着它。老师被彬彬舔弄得全身滩软、魂儿飘飘,浑身都在打颤,她从来没有接触过男人的爱抚,那里经得起如此的挑逗。

“噢……啊……别……别这么……舔……不要了……”

彬彬舔著舔著,终于也忍不住了便将自己已褪下半身的裤子完全地褪下!

他用手握著自己裸露出来的那根棒子─那根粗大肥壮的阳具,彬彬很有自信地用手搓著自己那支坚挺无比的阳具使得它愈来愈大。

老师的身体不禁往后退,她想着:那粗大的东西居然是要插入女性身体里面的。天啊!多可怕!她极力想逃开,但彬彬却一步步地进逼,终于还是被抓住了双腿……

“不要啊!哎呀……噢……”

突然间一种无法言寓的痛苦,侵袭了她的全身,一支火热的棒子,从她的肉膜裂开的部份,切刺了进去,这是她全身真是苦不堪言,彬彬在她的体内一直用力地动着,这第一次的痛苦,真是难以忍受。然而渐渐的……痛苦远离了老师。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阵快乐的电波围绕着她的全身,彬彬在她那狭小的细缝中摇来摇去,老师也感觉到体内有彬彬的阴茎在转动着,那是一种很痛快的感觉,她心中越来越激动,渐渐地沉溺在这种原始的男女关系。

彬彬在大学时代的幻想终于成真,他终于将自己巨大的阳具插入老师的体内了,他现在可以任由老师为他呻吟、呢喃、尖叫。那时,在台上念著七月、人子等课文的高贵国文老师终于躺在他身下任他奸淫了,想到这,他那巨大的肉柱又加快了在老师的体内抽插的速度!

“老师,你好好的享受吧……好好地迎接我的这枝巨棒吧……”

彬彬在老师耳边说道他那膨胀的肉柱在里面来来往往地运动着,在肉壁间搓摩著。

发出了一种像肉唇擦动着蜜汁,出出入入的“滋滋”声响!

“喔……不要了……我不能……和学生……啊……不……”

老师嘴这么说,然而她动作也开始猛烈起来了,她不断地抬起身子来迎接巨棒,让彬彬的阳具能更深入身体,她的腰也往上挺动着,去迎合著彬彬的抽插动作。

彬彬的鼻息吐出的热气愈来愈快了,发出来的声音也夹杂着欢喜的浪叫声。

“我要……噢……射了……哼……”

在彬彬发出声音的同时,肉棒的前端喷射出滚烫的精液,直直地射入了老师的花心!

“啊……”

此时,老师的全身有一种四分五裂的瘫痪感,十分快乐,像是恍恍惚惚地作了一个梦的感觉!然而想到她那维持了那么久的处子之身竟然给学生破了,不禁也掩著脸开始低泣了起来!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