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逐渐步入老年社会 Featured

Monday, 25 February 2019 10:04 Edit by  作者:梁彦 Published in 一分快3

健康的身体与长寿并不总是结伴而行。百岁老人作为加拿大人口增长最快的一个群体,需要得到相应的照顾。

70岁的加拿大模特梅·马斯克。2018年12月6日,在加利福尼亚,参加GQ杂志年度男性颁奖活动。从她不再染发,长出自然的银发之后,她的模特生涯重新起飞,还成为了Covergirl的代言人。 (Photo by Phillip Faraone/Getty Images)

究竟有多老?

像工业发展七国(G7)中的其他伙伴国一样,加拿大也逐渐步入老年社会。加拿大目前总人口为3800万,平均中位数年龄为40岁。而在G7中,这个数字还是最年轻的。到了2031年,加拿大将有超过四分之一的人口年龄在65岁以上 — 这与当下日本正经历的人口老龄化状况相似。

加拿大统计局的这些重磅新闻令很多人感到吃惊,也带来了挑战与机遇 — 我们会在这里一一分析。*如果你希望了解更多,本末附有统计表格。正如题图照片中的梅·马斯克(Maye Musk)女士,很多老年人在拥抱人生中健康的黄昏岁月。但也有像作家布塔拉(Sharon Butala)经历过令人愤慨的年龄歧视,再到加拿大誓言要在2100年加入“一亿人口俱乐部”,最后是显著增加的移民对人口老化带来的帮助 —— 我们在这篇长文中将详细向大家介绍,加拿大如何应对这个挑战。

百岁老人成为加拿大人口增长最快的一个群体。(Trevor Wilson/CBC)

人口统计与百岁老人

统计局的数字显示,现在的加拿大,6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超过了14岁以下的儿童人口。这对加拿大社会无疑是个警钟。以前的金字塔式年龄分布状况变成了圆柱形分布,而圆柱的顶端正变得越来越重。大卫.伏特(David K. Foot)是一位经济学家、人口学家,来自澳大利亚,刚刚从多伦多大学退休。

早在二十年前,他就写出了《繁荣、破产、与回声》系列书籍,对加拿大即将面临的人口老化问题第一次提出警告。这个系列是他与记者丹尼尔.斯多夫曼(Daniel Stoffman)合著的。

2012年5月29日,作家大卫·伏特在多伦多。他的作品包括了《《繁荣、破产、与回声》等。CP/Aaron Vincent Elkaim

然而,在新一个千禧年,人口老龄化演变成了全球性的趋势。它不仅发生在所谓的发达国家,基于出生率下降导致的老龄化,也逐渐成为发展中国家的现实。加拿大统计局是官方统计机构,负责跟踪记录加拿大的数字与事实。乔纳森·查格农(Jonathan Chagnoa) 是加拿大官方统计局的人口学家。他表示,数字显示的也不都是坏消息,我们只是需要准备好应对这一变革。

加拿大依然是G7工业国集团中最年轻的一个。只有美国的65岁老人比例低于加拿大。—— 乔纳森·查格农

从政府预算到提供医疗服务,从建筑与住宅特别设计照顾老人的助行器和轮椅,到更多的群体居住选择,加拿大社会的生活方式正在发生巨大变化。人们喜欢去的购物中心,在寒冷的冬季格外受到欢迎。在过去十年间,这些中心重新设计了更为舒适的座椅,以便老年人能够在各个商店徜徉的间歇得到更好地休息。在美食街,设计上也打破孤立的座位,因为那对老年人的健康生活有害。甚至对死亡这个概念,人们也开始有了新的认识 — 社会变革已经发生,比如人们认为“安乐死”是一种权利。

同时,葬礼的传统以及埋葬的方式也在变化。2018年11月初,加拿大蒙特利尔艺术中心第一次举办了“死亡沙龙”,展示了生命终结的名目繁多的选择。百岁老人是加拿大增长最快的群体。同时,人的寿命在延长。长寿人口在增加,而且越活越长。

查格农表示,加拿大确实在经历代际更替。加拿大的百岁老人是人口增加最快的群体。目前,有8000人超过了100岁。(具体地说,2016年加拿大有8230人年龄超过100岁。)自2011年的统计显示,百岁老人的人数增加了41%,成为了加拿大人口增长最快的群体。他还说,另一个有趣的事实是,目前,加拿大人中,年龄在15岁至64岁的人口比例是七大工业国中比例最高的。

这也意味着,加拿大人口比例最大的一部分是纳税人口,在经济上支撑着我们的社会。这是加拿大目前的现实,不过,如果你望向更远的未来,我们需要意识到,需要应对劳动力短缺以及其他社会挑战。查格农表示,人口预测显示,65岁以上老人的比例会逐渐增加,但是,15岁以下儿童的人口比例基本没有变化。他说:“作为一个健全的社会,我们可以看到这一点。”

加拿大名人Howie Mandel在Zoomer杂志封面上。杂志创办人Moses Znaimer读过伏特的作品,且自己也进入了老年阶段,在2007年创办Zoomer媒体的时候,开始关注50岁以上的人如何享受人生。(Zoomer Media)

加拿大婴儿潮一代比其他发达国家来得晚些。因为二战之后,比起美国与英国盟友,加拿大士兵撤回本国的时间要晚些。加拿大的婴儿潮一代(Baby Boomers)是指那些出生在1947年到1966年之间的人。当时,加拿大的人口基数比现在要小很多,但那期间,每年有40万婴儿出生。现在,婴儿潮一代开始迈进古稀之年。他们中很多人退休了,退出了劳动大军,不过,因为在2006年,加拿大取消了65岁为退休年龄的规定,一些婴儿潮一代的人还在坚持工作。可以预期,人们的工作时间延长将会逐渐成为一种趋势。

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报道,在2010年,65岁以上人口中拥有全职工作的人比例为6%,加拿大人的平均退休年龄是62岁。到了2031年,随着婴儿潮一代退出劳动市场,每一个人退休,会有两个人进入劳动市场;而在八零年代,这个数字是每一个人退休会有五个人进入劳动市场。

费罗明娜·塔西:加拿大第一位老龄人口部长

目前,加拿大十个省份以及三个地区都设有部长职位,专门负责老年人口以及老龄化问题。2018年7月18日,费罗明娜·塔西在总督府宣誓就职,成为加拿大第一位老龄人口部长。CP/Justin Tang

加拿大总理贾斯汀·特鲁多意识到老龄化需要联邦层面的关注,或者说是在国家事务中占有一席之地,于是,在他上台后,任命了加拿大第一位老龄人口部长费罗明娜·塔西(Filomena Tassi)。自那以后,塔西走访全国各地,倾听老人家们的关注点,聆听他们家人的心声,此外,还与老人健康事务机构的工作人员交流,到访老人等地。她也列出了一系列老年人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

塔西曾表示:“我在与他们的沟通中了解到,老年人对收入保障,可负担住房,老人受虐待、遭诈骗问题,孤独感,医疗以及方便的医疗设施等一系列问题非常关注,这还不是全部的问题清单,而是老人们最经常提及的问题。”

年龄歧视是最受忽视的社会不公现象

当被问及社会如何就这些问题做出改变,塔西回答,正如在一个和谐的家庭,“相互合作”是照顾好老人的关键。她表示,不仅仅是联邦与省级政府与立法机构的合作,还涉及其他联邦一级其他机构的参与。老人事务部需要建立与细化和其他部门的合作,如卫生部长、家庭部长、以及劳工部长等。

幸运的是,费罗明娜·塔西现在可以依赖与咨询不少老年人问题研究领域的专家。比如,位于安大略省汉密尔顿的麦克马斯特大学,目前设有健康、老龄化、与社区专业;附近的Sheridan学院,早在2003年就成立了老年人研究中心 —— 他们能够提供专业的研究成果与建议,这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塔西说,她也寄望联邦老年人委员会可以给予更多的意见与建议 —— 这是一个独立机构,目前在全国老年人策略中心属下运作。她也提及新地平线老年人项目,这是一个联邦设立的社区创新与发展项目—— 它将社区的老年人与年轻人联系在一起,建立一种家庭之外的联系。

费罗明娜·塔西:随着人口结构的变化,人们的整体态度也要随之改变。塔西说,目前,老年人问题中有一个方面遭到了忽视,那就是年龄歧视。这是我们绝对需要采取措施改变的地方。而加拿大社会中,也有越来越大的声音支持这个说法。

2014年8月28日,101岁的佛罗伦丝·斯托克参加在卡尔加里举办的55岁老人运动会标枪比赛。(THE CANADIAN PRESS/Jason Franson)

2016年,加拿大麦克林杂志的记者Sandra MacGregor报道,他根据公司撰写的调查文章称,年龄歧视是最被容忍的社会不公正现象。根据报道,接受调查的人当中,有42%的人表示,可以包容社会上的年龄歧视;而对性别歧视,只有20%的受访者表示容忍;对种族歧视,这个数字是17%。

有四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会因为对方的年龄而采取不同的态度。塔西表示:“我们想要让每个人都意识到,老年人为这个社会,为我们的工作场所,为我们的家庭做出过、以及还在做出多么杰出的贡献。”其中,哈兹尔·麦卡里昂(Hazel McCallion)和佛罗伦丝·斯托克(Florence Storch)就是最明显的例证。

2014年,在阿尔伯达省举办的55岁以上老年人运动会上,101岁的斯托克赢得了标枪项目银牌,投出了3.18米,是85岁以上年龄组成绩最优秀的运动员之一。哈兹尔·麦卡里昂是前密西沙加市市长,大半辈子都在公共服务领域工作。1978年,她首次当选该市市长的时候,密西沙加还是多伦多的一个后院小城市,人口只有28万。

在那之后的12次市选当中,麦卡里昂都作为候选人出战,10次获得连任,两次没有对手挑战。现在,密西沙加人口达到了70万,成为了一个繁荣而多元的城市 —— 其中一半以上居民的母语不是加拿大官方语言的英语或法语。

资料图片。

2014年5月14日,哈兹尔·麦卡里昂在安大略省密西沙加。她为人熟知的名字是“飓风哈兹尔”,加拿大在任时间最长的市长。THE CANADIAN PRESS/Chris Young

而在1978年市政府周围连绵的绿地,也让位给了繁华小区或是赢得过设计奖的摩天大楼。2019年一月中,安大略省省长道格·福特为她提供了一个职位:省长特别顾问,以及省城市事物部长特别顾问。二月份,麦卡里昂就满98岁了。她正耐心考虑是否接受这个职位,包括每年15万加元的酬薪。在一月23日,接受《环球邮报》采访的时候,她表示,如果这个职位干扰了我手上的其他工作,我就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老龄人口部长塔西认为,加拿大不缺乏老年人参与的各类活动,但关键是,互通信息以及推广这些活动。塔西此前担任一间高中的牧师的时候,曾发起一个活动,将老年人与高中学生配对。圣诞新年期间,年轻学生们陪同老人购物。这个项目获得了巨大成功,直到现在还在进行。


在汉密尔顿,大学生Tafadzwa Machipisa 返校,也意味着她将和73岁的“室友”、互助对象Constance Jain再同住一年。 (Craig Chivers/CBC)

在安大略的汉密尔顿,麦克马斯特大学有一个“互助行动项目”,把社区里有空余房子的老年人与愿意和老人居住的大学生配对 —— 让大学生在更像家庭的环境中完成学业。这是另一个在社区里取得成功的项目。塔西说:“现在,生活对年轻人来说,更具挑战。你看看社交媒体还有年轻人面对的压力,老年人能够给他们建议,能够把个人智慧和经验传授给他们。这是非常重要的。

加拿大世纪行动:2100年加入一亿人口俱乐部

“我的国民,让我来告诉你们,所有迹象都指向同一个方向:二十世纪是加拿大的,是加拿大发展的世纪… …接下来的100年,加拿大会是一颗耀眼的星星,所有热爱进步与自由的人们都会朝它涌来。” —— 加拿大总理威尔佛里德·劳雷尔爵士(Sir Wilfrid Laurier)在多伦多梅西大厅的讲话(1904年10月14日)

加拿大一群有远见的人创立了“世纪行动倡议,Century Initiative”,目标就是,在下一个世纪开始的时候,加拿大人口达到一个亿。哥迪·海迪尔(Goldy Hyder)是“世纪行动倡议”的董事会委员。他表示,劳雷尔上面那段话中提到的目标或许没有具体实现,所以,他们这个行动委员会致力于在下一个世纪实现这个目标。

有些人认为,这一目标太高,海迪尔却说,如果你回顾加拿大历史,你就会发现,这并非如一些人认为的那样不切实际。这个委员会就此进行的研究发现,如果要达到一亿人口的目标,加拿大需要每年吸引45万移民。

2018年10月31日,加拿大移民部长艾哈迈德·侯赛因(Ahmed Hussen)宣布,到2021年,每年将增加四万移民,令每年加拿大的移民人数增加到35万。为实现这个目标,世纪行动倡议将从五个方面努力,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增加加拿大人口。这包括了:在国内,提高儿童早期托儿和教育设施,以提高生育率;到城市发展与创新,增加人口是至高无上的目标。

“我们成功做到过”

海德尔认为:“这可不是杜撰出来的,我们确实遇到了问题。不过,历史上,我们曾成功解决了这个问题。”他解释道,从1918年到2000年,加拿大人口增加了3.7倍。而世纪行动倡议提出的目标,是从2018年到2100年,加拿大人口从3500万增加到一亿 —— 增加2.7倍。“我首先想传递给加拿大人的信息是,我们以前实现了人口增长的目标,增长的数字比现在计划的还要大。”

海迪尔还指出,如果上个世纪的领导人低估了加拿大接受新移民的能力,也定下许多条条框框加以限制,现在,我们中的很多人就不会生活在加拿大了。他说:“如果没有现在这样的人口数字,加拿大会比现在要穷。原因有许多方面,包括生活在如此广袤的国家的可负担性,以及如何让基础设施服务所有的人。”他问道,从课税基础上说,多少人口才能担负起目前需要的税收呢?

“所以,缴纳税款的人口越多,才会有更多的人一起来分担税收,我们才能负担得起那些社会保障项目,负担得起基础建设和建筑,才能在一定程度上保障这一切 —— 而很多加拿大人觉得这些是理所当然的。

健康地活着与健康地生活

当讨论到长远计划的时候,很多家庭都担心如何帮助和照顾年迈的父母,这是眼前最为迫切的顾虑。健康的身体与长寿并不总是结伴而行,这更像是一场终极赌博。百岁老人作为加拿大人口增长最快的一个群体,需要得到相应的照顾。斯坦芬尼·埃里克斯(Stephanie Ericks)是蒙特利尔的一名社工,专门帮助需要特别服务的老年人和他们的家庭。她表示,老年人和他们的家庭对床位、住所、以及人手的需求可谓源源不绝。

她特别强调,老人以及家人要准备好必要的法律文件,比如设立遗嘱和确立遗嘱执行人等;可以快速作出决定;也让家人真正为老人提出诉求。埃里克森说,老人与家人间应该可以放松倾谈,说出自己的需求和愿望,要鼓励他们多与孩子以及亲人们沟通,以备万一有那么一天,老人意识不再清晰的时候,家人了解老人的意愿和选择。

梅·马斯克:70岁的超模,正处于事业顶峰

梅·马斯克(Maye Musk)于1948年出生在加拿大萨斯喀彻温省的里贾纳。两岁的时候,她随父母一起移民南非。2018年12月4日,梅·马斯克参加在纽约的Covergirl的化妆产品推广活动。(Photo by Mike Coppola/Getty Images for COVERGIRL)

15岁的时候,她母亲的一位朋友让她参加了模特训练课程。她从此走上了模特之路,并在约翰内斯堡等地登台。当模特之余,她也追寻自己对学术的热情,包括数学和其他科学。之后,她取得了两个硕士学位,成为了注册的饮食与营养专家。

梅是前加拿大饮食顾问协会主席。她另一项为人熟知的成就是,培养出了三个颇为成功的孩子,包括电动汽车特斯拉创始人埃隆·马斯克,电影制作人托斯卡·马斯克,以及商人、慈善家金贝尔·马斯克。梅今年70岁了,有两个10岁的外孙。她还在继续做模特,展示了魅力与活力不会随着年龄而流逝。“我对这一切实在是厌倦了。就算以后再没有人找我做模特,我也要看看染发剂下面究竟是什么颜色?” —— 梅·马斯克

2017年一月,梅·明斯克接受《人物》杂志专访时,回忆起她是如何决定不再染发,让其自然生长。“我对这一切实在是厌倦了。就算以后再没有人找我做模特,我也要看看染发剂下面究竟是什么颜色?”她说,“所有我就长出了一头银发。”但出人意料的是,她的模特工作反而增加了。她成为很多大型活动的模特,因为很多公司终于意识到,老年女性的市场还完全没有被开发呢。现在,她是化妆品牌Covergirl的代言人,也能够在多个时装周上看到她的身影。

她唯一的遗憾是,没有早些开始亮出自然的发色。

在接受《人物》杂志记者凯特琳·费里(Kaitlyn Frey)采访时,马斯克说:“现在这个样子更加丰富和健康。我应该更早些开始。现在回头看,让我的头发以自然的颜色生长是个非常棒的决定,因为我是从那时开始,接到重要品牌的广告邀约。我还和欧洲的经纪公司签约,去了很多不同的城市,我爱那些地方。在大街上,人们会把我叫住,告诉我,他们喜欢我的头发!”

慢慢变老

沙容·布塔拉(Sharon Butala) 今年78岁,是一位成功的作家,居住在卡尔加里。对于慢慢变老的事实,她承认,自己起初感到非常震惊。在为加拿大全国发行的《The Walrus》杂志撰写的文章中,布塔拉写道:“同时,我完全否认它会发生在我身上,所以,当它真的发生时,我从头凉到脚,非常惊诧。”

这里提及的“它”,是指逐渐变老这个事实对她意味着什么。她提到,很多她这个年纪的人,尤其是还能享受自己健康身体的老年人,当意识到自己确实老了,都有相似的体验。她形容说:“感觉像是被一堆砖头击中。”

“我认为,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如何让老年人的生活更加健康,而不是无限期延长他们的寿命。” —— 沙容·布塔拉。布塔拉丈夫去世的时候,她还不满70岁。之后,她和银行商谈房屋贷款的问题。她撰文描述当时的情景,自己痛苦地意识到,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年龄歧视”。而从其朋友那里,她听说了更多年龄歧视事件。比如,在开车违规遭截停的一瞬间,警方就吊销了她一位朋友的驾照。这些对老年人的不公令她更加大声地抗议。

她说,作为常受人忽视的老人实在不容易。她也清楚,自己失去了些什么。她说:“是的,所有美好的事情都在离我而去,丈夫、性爱、派对、饮酒,你知道这一切都消失了。”尽管如此,沙容还是充满希望。

“我非常相信,真正留下来的、有意义的是关于人生的想法。”作为卡尔加里“活到老学到老”协会会员,以及“第三幕”电影节忠实的支持者,巴塔拉表示,她看到改变正在到来。“我认为,我们需要强调的是,如何让老年人生活得更加健康,而不是无限期延长他们的寿命。”沙容·布塔拉的下一部作品将在今年问世,书名是《扎拉之死》。(作者:梁彦、Radio Canada International。